史海秘闻

兴国将军网首页

湘江血战,让组建仅60多天的第8军团因严重减员而撤销了番号

来源: 加入时间:2020-10-08 浏览:104

1934年9月,中央红军的序列里多了一个军团的番号——第8军团。但因在湘江血战中严重减员,其番号仅仅存在了60多天就消失了。

第8军团成立时,军团长周昆,政治委员黄甦,参谋长唐濬(后为张云逸),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下辖第21师和第23师,全军团共10922人。第21师下辖61、62、63三个团,于1934年8月由原第21师的61团、62团、教导第2团以及赣江独立团组成。师长、政治委员、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均由军团领导兼任。第23师是1934年2月由中央警卫师改称,8月教导第4团编入该师,9月该师归第8军团建制。师长孙超群,政治委员李干辉,政治部主任周桓。

第8军团组建时,正是苏区开展“扩红”运动最为猛烈的时候。第五次反“围剿”战役在军事顾问李德的“以主力拼主力、以堡垒对堡垒、以阵地对阵地”战略战术思想指导下而失败,红军遭受了重大损失。尤其是广昌战役以后,红军出现了严重的兵员短缺。

博古在党的会议上指出:“现在红军的数量还是不够的,非常不够的。要准备与帝国主义直接作战,一百万以至几百万红军的创立是目前紧急的任务。” 尽管他的“一百万以至几百万红军”的目标最终也没有实现,但“扩红”却是轰轰烈烈地开展了起来。

1934年9月,“扩红”运动达到高潮,而这时苏区内可动员的人力资源已经越来越少,因为自1933年以来,已有17万青年参加了红军,这个数字意味着苏区内不分男女老幼,平均每15个人中就有一人参加了红军。

为了鼓励青年参军,苏区给带头参军的家庭以丰厚的物质奖励,包括当时在苏区十分珍贵的大米、火柴和盐巴。干部们当场宣布:有人参军的家庭可以免去税收,这个家庭凭军属证还能享受无偿帮助春耕和秋收的待遇。在干部们的努力下,兴国县长冈乡407名青年中,有320人参加了红军,而瑞金一县参加红军的青年就有5万之多。

反映“扩红”历史的《八子参军》话剧剧照

大量的新兵组成了新的红军部队,第8军团全部战土都是来自苏区的新兵。这些刚刚参军的青年农民,很快就跟随中央红军离开了家乡,开始了伟大的征程。

1934年11月底,长征中的红军在接近湘江时,第8军团一直在第9军团后担负掩护红军中央纵队左侧后的安全。由于敌情严重,兵力频繁调动,原本担负全军后卫的红34师都跑到了第8军团的前面,红8军团成了事实上的中央红军最后面的部队。

湘江战役油画

1934年11月30日,敌人两个师的兵力从第8军团后面席卷而来,而桂军又插到了第8军团和第9军团之间,第8军团腹背受敌,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形势十分险恶,很快第8军团就被敌人切割成了若干部分,战况十分惨烈。

罗荣桓

12月1日天亮后,战场上随处可见第8军团丢下的行李、伙食担子、马匹和担架。当天下午,第8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带领一部分官兵冲出包围圈,来到湘江岸边,而此时中央红军已经全部过江。当他忍受着冰冷的江水,渡过湘江回身看时,他身后只剩下一名年龄很小的红军战士,多年征战的罗荣桓顿时热泪盈眶。

湘江战役油画

第8军团,这个于长征出发前仓促组建,部队几乎全部由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新兵组成的上万人的一支部队,最终,在经历湘江血战后,回到主力部队的不到1000人,其中战斗人员不到600人。

1934年12月,严重减员的第8军团编入了第5军团,第8军团番号从此取消,它在红军的编制序列中仅仅存在了60多天,成为红军编制序列中“最短命”的一个军团。

来源:柳成海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请稍后…

请填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