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秘闻

兴国将军网首页

毛泽东与良村亩元驻马桥的红色传说

来源: 加入时间:2020-09-26 浏览:103

1931年7月,蒋介石亲任总司令,调集30万兵力,发动了针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围剿”军分三路向中央根据地发动攻击,形势对中央红军十分严峻。

其时,中央红军在毛泽东、朱德指挥下,采取"诱敌深入","避其主力,打其虚弱"的作战方针,从福建富田千里回师赣南,从蒋介石包围圈的夹缝中钻了出去,并经兴国莲塘东进,于 8月7日黄昏时分,到达兴国良村街的万寿宫附近休整。


(良村街万寿宫,宝华印务何绍明摄)


此时,毛泽东刚在良村岭下喜得的“红小鬼”李良汉(当时系少共团员),抓住毛泽东散步抽烟的空隙,大胆地避开警卫员,对还在良村万寿宫一棵樟树下抽烟的毛泽东说:“毛总政委,我知道良村约溪有一个大盆地,山高路险,可以容纳几万人驻扎,如果我们去那里隐蔽,肯定会比在这里休整更安全。”

毛泽东看着这个只有十七八岁左右的毛头小伙,眼里充满笑意,“小鬼,你还懂什么打仗哟!“


李良汉一急,就说:“毛总政委,是真的,约溪那个地方,我小时候经常去,很好隐蔽的!“



毛泽东不置可否,转身就对朱老德说:“朱老总啊,你看这个红小鬼可以的哟,都懂打仗咯,蛮鬼的哟!”

但李良汉的这一提醒,倒还真让毛泽东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朱老总啊,这小鬼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哟,我看等下我们是否可以……”

毛泽东是一个胆大心细的战略思想家,朱德对于这点是佩服而又坚信不疑的,于是他在频频颔首间,就表示同意了毛泽东这个看似有点“大胆”的作战方案。

毛泽东在和朱德商量后,最终还是决定将大部队开往约溪山谷。



中央红军约3万人,除了一些被安排在鸡冠岭制高点看哨外,其余大部分都撤向了约溪谷地,以防蒋介石飞机轰炸。

待得凌晨4点左右,进入约溪谷地的大部队都已经进入梦乡,挥毫了一夜的毛泽东却没有丝毫睡意。

他走向朱德休息的约溪万寿宫厢房,敲门说,“朱老总,醒了没有啊?“

(良村镇约溪万寿宫,欧阳昔勇摄)


朱德披了一件单衣出来,“老毛啊,你又是一夜未睡啊?“

毛泽东眼睛依然炯炯有神道,“是啊,朱老总,昨天我们那个作战方案啊,我觉得还是要调整一下哟。不如朱老总你再看看!“

“不看了,你老毛通宵搞出来的东西,我朱德什么时候改过半个字?“

朱德素来了解毛泽东秉性,知道他白天爱睡,晚上爱思考,而且在晚上的思维总是能滴水不漏,让人不得不佩服,于是他就对毛泽东说:“老毛啊,你这个习惯要改。但你既然睡不着,现在又还没有完全天光,那还不如我陪你去走走吧!“

“不,朱老总啊,此时我毛泽东啊,倒是有点想骑马哟!“

“骑马?“朱德哈哈大笑一声,”骑马好啊,你上次那个“飞将军自重霄入”的奇谋妙计,不就是在骑马中想出的吗!哦,还有,再上次我们活捉张辉瓒的时候啊,你还骑白马在龙冈山头奔跑,那真叫一个天人下凡啊!“

朱德话音一落,转身就对窗外叫了声,“警卫员,给毛总政委和我牵几匹马来!“



于是两人就在警卫员的陪同下,一路向亩元方向骑马疾奔。

毛泽东勒缰回马:“哦,对了,去叫醒李良汉那个红小鬼,他认得路!“

李良汉被叫到时,还惺忪个睡眼,于是他就揉着眼睛说:“朱总司令、毛总政委,首长们叫我来是要干嘛呀!“

“干嘛?骑马呀,你上次练习骑马不是摔着了吗?这可要多练习啊,不然是打不了仗的哟!“

“朱总司令、毛总政委,你们走的这边是亩元方向,我们就是从那边撤来的!难道现在又要回去?这蒋介石肯定是会从那边打过来的!“

毛泽东说,“你这小鬼还懂蒋介石在哪边,够厉害的哟!不过我啊,就是要跑这边。因为我毛泽东想看看,老蒋他这个后勤部长什么时候来给我们送枪支弹药!“

毛泽东素来独来独往,大开大阖,他决定的事情,向来都不改变。

于是一行人就策马向亩元方向奔走。

这可苦了还没有睡醒,平时又没有什么机会骑马的小兵李良汉。

待得李良汉追上毛泽东和朱德时,这个“带路小鬼”竟然发现毛泽东、朱德他们早已经收鞭立马,站在了亩元的一座石拱桥上。

毛泽东立在威风凛凛的白马上,爽朗道:“朱老总啊,看来这个老蒋是学聪明了,不会再主动来送人头和枪支弹药咯!你看那边啊,还是没动静哟!“

“是啊,老毛,八个月前,十八师中将师长张辉瓒被活捉,人头浸猪笼,老蒋估计是这一辈子都咬牙切齿,耿耿于怀吧!”



“朱老总啊,这蒋校长要是隔段时间不来送人头弹药,我毛泽东都还有点不适应呢!他要是再不来,我们红军这点老家底可能都要被掏空咯!“

“那老毛你的意思,倒是很希望老蒋快点来进攻我们啊!”

“谁说不是呢?老蒋这个军校校长啊,其实是不懂军事的哦!他要是敢再来,我毛泽东一定又要给他来个瓮中捉鳖,顺带再缴他几万条枪,补充点装备!”

“老毛啊,我还真是佩服你的用兵如神。你的十六字作战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可谓是别出心裁,让老蒋恨得牙根痒痒啊!”

“老蒋他打仗的这一套思想啊,可是太本本主义了,全是来自他留学过的日本,只懂拼装备,打攻坚,啃骨头,素不知人间有奇仗,都不是他这样打的。因此我们只要牵着蒋介石这头“猪”(蒋介石生肖属猪)到处跑就可以,等他累了我们再杀这肥猪!”

“老毛你这种战法我的确是服了!我朱德这一生啊,除了你和蔡松坡(蔡锷),我还真找不到第三个让我服的人!”


(护国军总指挥、云南都督蔡锷)


“朱老总你过奖了,我毛泽东哪有什么大本事哟。但是要说对付老蒋,我还真是有点信心和办法的!”

“老毛,上次我们两次打败蒋介石你都写了诗词,不如这会儿也写一个?”朱德爽朗一笑道。

“朱老总啊,没有缴到蒋介石几万条枪,我毛泽东哪有什么诗兴哦?”毛泽东也罕见地哈哈大笑道。

“老毛,没有关系嘛,写写无妨!反正打败蒋介石,连我朱德都信心满满,你老毛肯定更足!”

“朱老总啊,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看这天色都快亮了,等下我们回去还要发布进攻命令呢!”

“是啊,明天就八月八号了,我预感又有大仗要打了!”

“是的哟,朱老总。不如我们等下发布的命令,就叫八八命令怎么样啊?”

“八八命令?这个名字好啊,我们共产党人,是要给老蒋这个新军阀好好算算八字了!”


其时,一阵微风吹来,颇有凉意,因此又撩动了毛泽东的诗兴,“这早晨的凉风好啊,够凉的,又让我想起我在一师读书的时候……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唉,还是算了,不说了,等打败蒋介石我再写吧!回,驾!“

“对啊,你们几位小鬼听着,等你们的毛总政委打败了蒋介石后,可能又会有好诗篇咯!“朱德又是憨厚地一笑道。

“朱总司令,谁说不是呢?毛政委的诗兴啊,每次都是在大仗之后才会迸发出来,我们就等着他的好诗吧!”

毛泽东此时回马,对又落在后面的李良汉说道:“哎,小鬼,骑马不行啊!忘了问你,刚才那座桥叫什么名字啊?”


(良村亩元驻马桥,陈祚林摄)


“毛总政委,我也不知道,应该没有名字吧。不过大伙儿都叫亩元拱桥,说处水口之上,风水好,必能引贵人,如今果然如此,不如毛总政委你给取一个名字呗?”

“取名字这个东西不好玩哟,怕取得不好,老百姓会骂我们哟!不过既然我和朱老总今天都在此驻马,那我们就给它命名驻马桥,如何啊?”

“驻马桥?驻马桥好啊,对面是白马坳,这里是驻马桥,合时合地合景!好听,名字很有诗意,更有霸气,毛总政委真是高才!”李良汉听得名字后,内心一阵惊叹,一时又忘记了催马前行。


(良村籍开国少将李良汉)


“小鬼,好什么好哟,我随口一叫的!你还不快跟上,可别被老蒋捉了去!”毛泽东鞭挥如雨,令秋晨的风将他蓬松的头发吹起,格外英姿勃发,有如仙临。

“毛总政委,朱总司令,等等我们啊!“,一群警卫这才意识到两位首长在前头似在暗自赛马,于是便卯足了劲儿地去追赶。

毛泽东和朱德回到约溪万寿宫后,发布了著名的“八八进攻命令“,为第三次反”围剿“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军事理论基础。而毛泽东广为传唱的《清平乐.会昌》的构思,据李良汉少将回忆,也是毛主席先在这里有了初步构思,后来因为战争而临时搁置。等到直到1934年,毛泽东被博古等人排挤出中央,才重新想起第三次反“围剿”的辉煌胜利,不胜感慨,于是才最后落笔而写成。



而令毛泽东领袖气质散露无遗的亩元驻马桥,也被当地村民称为是充满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的“领袖桥“。

兴国县良村镇驻马桥的传说,由此便在良村大街小巷广泛地流传了开来。


 

感谢张明海书记和谢光流县长题辞!


 

      (注:本文由李良汉少将侄孙女李东梅女士口述整理,江西省政协常委、省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省科协副主席谢金水(正厅长级)倾力推荐,良村镇党委书记袁仕峰亲自审核。



来源:兴国文艺 张有玉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请稍后…

请填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