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秘闻

兴国将军网首页

苏区巾帼

来源: 加入时间:2019-09-25 浏览:134

文 | 黄 燕

位于江西省中南部的兴国县,是个大名鼎鼎的苏区模范县、红军县、烈士县和将军县,这里是红军第三次、第五次反“围剿”的主战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曾在这里工作和战斗过。苏区时期,兴国县总人口23万,参军参战的达9.3万余人,全县姓名可考的烈士达23179名。中华苏维埃时期,毛泽东曾称赞兴国人民创造了“第一等工作”,并亲笔书写“模范兴国”的奖旗授予兴国。 

今年夏天,因为一篇报告文学的写作,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模范兴国”,十几天上山下乡实地采访,每天都被那些感天动地的故事震撼着——

婆 媳

见媳妇拿着捣衣棰要走,缠小脚的肖婆婆追出了门:“金兰,你回来!你回来……”望着远去的媳妇,肖婆婆倚着门无声地哭了。

“肖婆婆,金兰又要去?”

“唉,年轻人不懂事,刚怀上身子呢。头胎已掉了,还敢!”

“是啊,一整天在河里弯腰驼背地洗。”

“做做别的也行啊!”

…… 

邻居们在肖婆婆门口七嘴八舌。肖婆婆呆呆地立在那儿,良久,才颤颤巍巍地进了屋。

肖婆婆跪在神龛前,双手合胸,嘴里念念叨叨着,一串一串的泪水涌出。

记得那天下午,肖婆婆正坐在门口喜滋滋地缝着小肚兜,媳妇脸色苍白地回来,进门刚喊了一声“妈”,眼泪就簌簌地往下落。

“金兰,这么早就回来了?什么事……你……”媳妇嫁过来半年多,还不曾见她哭过,肖婆婆有点慌了手脚。

“妈……这讨债鬼,没了……”金兰不敢看婆婆,低头喃喃地说。

“啊?”肖婆婆却听得明明白白。看着媳妇瘪下去的肚子,肖婆婆将老泪纵横的脸埋在手里的小肚兜上……

肖婆婆七岁来到肖家做童养媳,三十几岁了肚子还不见动静,婆姆临死前还在咒她。直到四十好几,才怀上金兰的丈夫宝崽。宝崽媳妇一过门就有了身子,肖婆婆梦里都在笑哩。可如今这眼瞧着就到手的孙子,说没了就没了,怎能不叫肖婆婆伤心啊!

金兰到后方医院去当义务洗衣队员,是肖婆婆极力怂恿的。儿子是在党的人,媳妇可不能落后。

▲八女浣衣烈士群像

小产后,金兰在家歇了三天就拿着洗衣棰下河了。肖婆婆没有拦她。

“能行吗?”

“唔。”金兰点点头。

“别泡太久,水凉。”

“唔。”金兰又点点头。

“累了别硬撑着。”肖婆婆心疼媳妇,把头巾解下给金兰系上。

……

不久,金兰又怀上了。肖婆婆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日日夜夜的祈求终于有了效,忧的是媳妇还是天天下河去洗衣,万一……肖婆婆不敢再往下想。

得想办法把媳妇拴在家里。

肖婆婆连三赶四做了十几双鞋底送到媳妇手里;“别下河了,在家纳鞋底做军鞋吧。”

金兰没有吱声。

“这也是支前呀,我都是用新布垫的千层底哩。听见了?”婆婆眼里饱含企求。

“军鞋我晚上赶工做。”金兰第一次顶撞了婆婆。

“可你又有了身子……”

“这几天伤员多,忙不过来。多一个人,多一双手。”

肖婆婆说不过媳妇,哭了。金兰抓起洗衣棰扭头就跑出了门。

肖婆婆点着香、虔诚地跪在神龛前祈祷。

“肖婆婆!肖婆婆!”不知过了多久,隔壁的牛娃子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肖婆婆,金兰婶婶她……她被飞机炸……炸……”

“牛娃子,你说你金兰婶婶怎么样,她在哪里,啊?”

“金兰婶婶在河里,被飞机下的蛋炸死了,还有秀珍婆婆,六凤婶婶,英子姐姐,都炸死了,呜呜呜……”

肖婆婆脸色铁青,“扑嗵”一声昏死在地。

……

后来,洗衣队里就有了一位缠小脚的婆婆。每天,她都坐在岸边帮洗衣队捣着皂角。有时,免不了抬起头,呆呆地望着滔滔东去的河水,发出一声忧忧的长叹:“金兰哪——”

送 郎

男人回来了,才走不足半个月,就回来了。他说,他想她,又怕她累着,就回来了。

她就不想他?想!日日都在想,夜夜都在想。进他家的门还没满三天,他就随部队走了。是她去替他报的名。走时,她哭了。他也哭了。

那天,她塞给他一个绣着鸳鸯的烟荷包,催着他上路。他擦干泪,转身追他的伴去了。

可是,他却回来了,才走不到半个月!这是耻辱,他的耻辱,她的耻辱,村里人的耻辱!

兴凤躺在丈夫身边,默默地淌着眼泪。

自打那天夜里他像幽灵般溜进家之后,他便不敢再出门,连屙屎屙尿都在屋里,他哪有脸见父老乡亲。她也不敢出门,她这个“帮红耕田队”的队长,春耕大忙时节却装病躲在家里。她心虚。村里的青壮年男人都跟毛委员走了,自己却把丈夫藏在家里,这算什么呀?她劝他走,他哭了,跪在她面前。女人家怎见得这个?她心软了,她不知怎么办。

“逃跑最可耻,归队才光荣,开小差的同志看不清,我们儿童要笑你!若是苏区好公民,快快归队当红军……”

儿童团的歌声,越来越近,兴凤心头一紧。

她慌手慌脚把丈夫藏在里屋,打开了大门。细伢子们果然是朝自己家来了!十多个人,每人都扛着一把红樱枪。兴凤无力地靠着门,两腿有些软。

 “兴凤嫂嫂,你好些了吗?”儿童团团长桂春老远就大声问候着。

“好些了。”她不敢正视他们。

“兴凤嫂嫂,你脸色好难看哟。”英妹子眼尖,她把兴凤扶到凳子上坐下:“我妈说,兴凤嫂嫂害的是相思病。”  

“鬼妹子,瞎说!”她红着脸,轻轻地打了英妹子一巴掌,心里却轻松了好多。“桂春,这两天的生产怎么样?”兴凤转向团长。

“报告队长,儿童团圆满完成生产任务!”桂春站起来回答,那口气,那神态,显然是一付下级向上级汇报工作的样子。

“好!”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把声音提高了:“红军家属的生产任务是最先完成的吧?”

“是的!”这还用问吗?桂春他们有些奇怪。

“好,他们可以放心地在外面打仗了。”兴凤说话的声音很大。

英妹子也抢着向她汇报这几天的情况。他们要走了,她又突然想到什么,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桂春:“哎,桂春,唱个歌吧?”

“嗯,唱什么呢?”

“就……唱刚才唱的那支吧。”她说。

“好!”桂春发了音“‘逃跑最可耻’预备唱!”

“逃跑最可耻,归队才光荣,开小差的同志看不清,我们儿童要笑你……”响亮的歌声在屋子里回荡着……

兴凤的脸火燎火烧。

“我也给大家唱个歌吧!”

“好!”大家拚命地鼓掌,谁不知道,兴凤是远近闻名的山歌妹呢?

她清了清嗓子,慢慢地站了起来:

“一送郎,床面前,劝郎莫去贪金钱!金钱再多会花光,亲哥哥,革命才能出头天。

“二送郎,房门边,劝郎革命心要坚!忍苦耐劳去参战,亲哥哥,莫要一心想娇莲。

……

“十送郎,过茶亭,嘱咐我郎快快行!革命成功回家转,亲哥哥,那时再来谈长情。”

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天以前,兴凤泪流满面地唱着。

……

第二天凌晨,有人在朦胧的晨雾中,看见两个黑影向村外走去。他们出了村,天还没亮。

吃过早饭,兴凤同“耕田队”一起下地了。她们都在取笑她,说她得了相思病。她没有分辨,只是笑。

▲本文作者在兴国

出 嫁

十六岁的培兰子在哭,凡是新娘子都要哭,不哭会招人笑话。新嫁娘哭得越欢,别人就越会夸她贤惠懂事有孝心。所以,没有人去劝培兰子。她已经没停没歇地哭了一天,声音都哑了。

花轿来了,培兰子还在哭泣,她不肯去梳洗打扮。姆妈也在哭,但她还是在劝女儿:“兰兰,去吧。女大当嫁。再说,这也是命中注定了的。”

命中注定?培兰于突然不哭泣了。她呆呆地望着窗外出神,眼前浮现几天前那个晚上的情景。

那天,培兰子正在家里纳鞋底,哥哥带着几个她不认识的人回来。他们在屋里说了好久的话,什么“农协”“暴动”,什么“打土豪分田地”……土豪是谁?为什么要分人家的田地?培兰子不懂,又不敢问。

“在做嫁妆呢?”哥哥和另外两位出去叫人了,那个抽旱烟袋的高个子留在屋里,他跟培兰子说话。

“唔。”培兰子不好意思,低垂着头。用鞋绳子不停地缠绕着手。

“你见过那个人吗?”

她摇摇头。

“你喜欢他吗?”

喜欢?鬼才喜欢他呢。三十多岁的人了,听说还是个麻脸,可……不喜欢又能么样?父母早就收下人家的聘礼了。

“我命不好……”培兰子的头低得更下了。

高个子沉默了一会,突然问培兰子:“你怕地主吗?”

怕地主?怕陈若国?不怕!去年冬天,当陈若国把出落得眉清目秀的培兰子按倒在地时,她就把这个恶棍的鼻子咬得鲜血淋淋。一说到陈若国,塔兰子就恨得咬牙切齿。

“跟我们去打地主,敢吗?”高个子又问。

“打陈若国?敢!”

“对!打陈若国!打张若国、王若国,凡是地主恶霸,是剥削者,是寄生虫,我们都打!”高个子很激动。

“可……他们并没有都欺负我。”听了高个子的话,培兰子有些迟疑。

“他们没有欺负你,可欺负了我们的父老,欺负了我们的兄弟姐妹!这些人,都是天底下最坏的人!只要大家团结在一起,把陈若国这样的坏人打倒,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真的?”

“真的!”

唢呐不停地吹着。培兰子哭肿了眼,被伴娘扶上了花轿。

难道这就是命吗?难道命中注定自己就要与一个没见过面的陌生人生活一辈子?坐在花轿上的培兰子越想越不甘心。

她轻轻用手撩开轿帘的一角向外张望,啊,旷野是多么的辽阔,天空是多么的灿烂!可自己,却像只笼中之鸟……

“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此刻,高个子的话又在培兰子的耳边响起。

命中注定?改变命运!命中注定!改变命运?……培兰子的头快要炸开了。她紧闭着眼睛,任凭着泪水流淌……

“劈叭劈叭劈叭,叭……”,啊?快到婆家了,接亲的爆竹都打响了!

培兰子像从梦中突然惊醒,她按捺着扑扑直跳的心,纵身跳下花轿,猛地弯腰溜过轿杠,没命地跑呀跑呀,她穿着一双红色的布袜子,跳过水沟,穿过甘蔗林,越过乱石岗……把那些迎亲的人甩得远远的。她要去找哥哥他们,她要和他们在一起,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后来,培兰子随部队回来时,身着军装,齐刷刷的一头短发,显得英姿勃勃,村里的姐妹们都不敢认她了。

慈 母

劳累了一整天的母亲搂着幼小的弟弟睡着了,发出轻轻的鼾声。母亲是兴国县城区妇女主任,女赤卫连政治指导员,白天要组织妇女工作,搞军事训练,晚上还要做军鞋,操持家务,替人推砻打碓,做苦力维持生活,才四十多岁,头上就生了那么多的白发!


“小华哩,还没睡着?”母亲醒了,她听到了大儿子轻轻的叹息声,她知道儿子又是满腹心事。


“睡吧,宝宝崽,明日还要工作呢!”母亲起来给儿子掖好被子。


“姆妈……”此时的肖华,怎能睡得着!明天就要启程了,可……怎么对母亲说呢?十五岁的团县委书记躺在床上翻来复去,他借着朦胧的月光,望着睡在对面那张床上的母亲,思绪万千。


一想到要离开家,离开慈祥的母亲,离开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们,肖华就禁不住抽泣起来。他怕惊动母亲,怕看到双亲难过的泪水,天不亮,就带着一双草鞋,背着他那个粗布书包悄悄地离开了家。


第二天清晨,母亲一觉醒来,看见肖华留在桌上的字条,眼泪就像泉水一样涌来。她从箱底翻出一双新布鞋,收拾了几件儿子的换洗衣服,又急急忙忙到菜园里揪了几根黄瓜,打起包袱就准备出门。


“招秀嫂,”有人在叫她。母亲急忙牵起围裙擦了擦眼睛。虽然母亲入党后就把名字改成“招胜”了,但大家还是习惯叫她“招秀”。


进屋来的是隔壁的桂生媳妇。“刚才我碰到了小华子,他让我告诉你,他跟红军走了。”


“小华子还说了什么吗?”母亲急切地问。


“他说他跟着毛委员打天下,叫你别挂念他。”


“哎!哎!”母亲怕桂生媳妇看见自己的眼泪,忙背过脸去 。


“招秀嫂,别难受,小华子是个有出息的孩子!”桂生媳妇宽慰着母亲。


“我这是高兴呢!”……


阴历六月的太阳,一露脸就显示了它的炽热。母亲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山道石路,她知道毛委员的队伍在高兴圩休营!她要到高兴圩去,找她的儿子,找她的小华子,她的宝贝心头肉!


母亲赶到高兴圩时,已是烈日顶头了。毛委员接见了她。


“招胜同志,找我要儿子来了?”毛委员给母亲递了一碗茶,笑眯眯地问。


“不……我,是来看看他的。”看着酣睡在毛委员身边的又小又瘦的儿子,母亲忍不住走过去。她俯下身子,在儿子额上轻轻地亲了一下,两颗热乎乎的眼泪落在儿子的脸上。


“他太累了,到这里就睡着了!”毛委员看着肖华,轻轻地对她说。


母亲把带来的包袱交给毛委员:“毛委员,小华子人小不懂事,让您操心了!”母亲的双眼噙着泪花。


“招胜同志,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地照顾他的!”毛委员安慰着母亲。


“好!好!”母亲不住地点着头,对毛委员说:请您告诉小华子,要好好干革命,好好做人!记得常捎个信回家,免得家里……惦记……


母亲走了,她没舍得惊醒熟睡的儿子,悄悄地走了!谁知这一走,母子俩再也没见过面了!


红军北上后,母亲随县苏维埃机关转战山区,坚持游击战争。在赣南的一条山沟里,母亲曾和陈毅的部队相遇,她一见陈毅同志,就急切地问:“老陈,我的小华子在哪里?你看见小华子了吗?啊?”母亲死死地盯着陈老总。


陈毅同志紧紧握住母亲那双粗糙的,微微发抖的大手,宽慰她说:“肖华同志跟毛委员长征去了,你放心,他们一定要回来的!”


母亲握着陈毅的手,深深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不给我捎个信呢?小华子,你怎么信都不给姆妈捎一个呀!”……


几年的游击生活。母亲虚弱的身子再也挺不住了,在敌人疯狂的搜山围剿中,母亲牺牲了!带着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带着对儿子的深切思念,牺牲在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牺牲前,她凝望着北面,喃喃地说:“我的小华子,你在哪儿啊?妈妈想看看你……”说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就顺着母亲消瘦的脸頬淌下来……


▲这是兴国烈士馆陈列的萧华《哭严招胜》诗

托 孤

她又来啦!每年的清明节,她都来。

又是满满的一篮供品,还有几叠纸钱!她跪在李美群烈士马背托孤的铜像前:叩着哭着诉着。这些,与庄严肃穆的烈士纪念馆的展览大厅,似乎有点不和谐。但是,工作人员没有去阻拦她——这个烈士的遗孤,这个刚出世就失去了父亲,刚满月就失去了母爱,跟着别人逃荒避难,辗转于深山野林长大的农村妇女。

她就是李美群烈士的女儿钟传烈。

▲李美群烈士像

一九三四年春,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向根据地步步逼进,形式越来越危急。正在婆家“坐月子”的少共江西省委组织部长,中共中央后补执委李美群,搂着皮包骨头的早产婴儿,整天坐立不安。她强撑着虚弱的身子,给女儿缝好棉衣、围裙、风帽……还在女儿的肚兜上,深情地绣上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钟传烈!她从容地准备好了一切,等着,盼着。有时,她抱着孩子,在村口一站就是半天!

一天夜里,美群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醒,她又惊又喜,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一看:是省委通讯员小周!他奉命送来一匹枣红色的马,要她连夜赶到省委机关所在地宁都。

她把两匹马喂饱,整装待发。

“哦啊——哦啊——”女儿凄厉的哭声,使她一怔!她从床上轻轻抱起出生才二十来天、体弱多病的女儿。突然,她把挽在手上的包袱一丢老远:“不!我不去!不去……孩子,妈妈离不开你啊!”

“首长,您……”小周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我不是首长!我是母亲,母亲,是孩子的母……”产后的虚弱身子,哪经得往这么大的刺激?她昏了过去。

“传烈呢?”刚刚才醒过来,她就急切地寻着女儿。瞎眼的婆婆摸上前来把孩子送到她的手里。

她揉着干瘪的乳房,让女儿吮着吮着……此刻,她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一尊塑像,任自己的眼泪,泉水般地流着……丈夫牺牲前的话又在她耳边响起:“美群,你要坚强地活下去,把我们的孩子养大,一定要……”

喂完奶,她收拾好东西,把仅有的三块大洋留给婆婆,然后用背带把女儿捆在背上,从通讯员手上牵过马。

“首长,这……”

“走吧!”

谁都知道她的倔脾气,所以,小周没有再说什么了。他扶美群上了马。

可是,马背上的颠簸,女儿嘶哑的哭叫揪着她的心!怎么办?她勒紧缰绳,犹豫了……

几年的游击生活,她看到过无数惨死在水沟旁、烈火中的婴儿!她不会忘记,王姐将自己的孩子用破箩筐装好,放在老百姓的屋门口,做母亲的却狠心地离去;她更不会忘记,谢队长夫妇带着出世不久的儿子藏大山洞里时,为了不让搜索近前的敌人发现目标,做父亲的不顾昏死过去的妻子,忍痛将哇哇啼哭的儿子活活地捂死了……这是敌人逼着做母亲的不能养活自己的孩子啊!

她慢慢地调转马头,朝婆婆走去……

▲李美群烈士像——马前托孤

年轻的母亲紧咬着牙关,解下了背上的孩子。此刻,她死死地将女儿抱住,犹如万箭穿心!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妈,我把传烈交给您老人家,您把她……送给别人……无论如何,要将她……养活……”

“传烈,我的孩子,我的女儿,原谅妈妈吧!等打完了敌人,妈妈就回来接你!”她不停地亲着女儿,似乎要把满腔的母爱全部留给孩子。

谁知,这位二十二岁的母亲,与女儿马背一别,竟成了永诀!

在黑牢即将吞噬她生命的前夕,这位宁死不屈的巾帼英雄,躺在难友缪敏同志怀里抽泣着:“大姐,我想我的传烈啊!传烈……要是活着,也该三岁半了啊……”她把唯一换洗的长裤交托给自己的难友:“这是我唯一能留给孩子的东西!希望她记住自己的父母,记住自己是革命的后代……”

就 义

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双华嫂又被辣椒水灌醒,她刚睁开眼,就像被毒蝎刺了一下:七岁的儿子路生被捆绑在柱子上,嘴里还塞了一块破布!他眼泪汪汪地望着地上血肉模糊的母亲,痛苦地挣扎着。


“路生!我的孩子!”母亲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她想从地上爬起来扑向儿子。


啪!恶狠狠的黑皮鞭又把她抽倒在地:“说不说?”她紧咬着干枯的嘴唇,目眦尽裂地怒视着敌人。


“怎么样,招不招?要想不断子绝孙,就……否则,哼哼!”一脸络腮胡子的匪军喷着满嘴的酒气,凑近她奸笑道。


“呸!畜牲,瞎了你们的狗眼!”双华嫂狠狠地啐了络腮胡子一口,仇恨的目光刺得敌人毛骨悚然。


“给我打!把这小共匪崽子往死里打!看她招不招!”气急败坏的匪军完全丧失了理智……


一声紧一声的皮鞭落在儿子的身上,窜鼻的烙肉臭味,使双华嫂一次又一次地昏死过去,紧咬的舌头渗出一点一点的鲜血。


爱子如命的年轻母亲在接受最严峻的考验!


此刻,她多想儿子叫一声“妈妈”啊!可孩子的嘴被紧紧地塞住了,他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声声痛苦的惨叫。她望着吊在那儿无力再叫喊动弹的幼子,好似乱箭穿心!


七年前,双华嫂冒着嗖嗖寒风,爬山过坳,将丈夫送往前线。临别时,丈夫抚摸着挺着大肚子的妻子,千叮万嘱,要她保重身体,带好孩子。没想到,刚送走丈夫,她就在回家的路上生下了儿子!双华嫂脱下外衣,将孩子一裹,回去交给婆婆,就投身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之中去了。七年来,她忙忙碌碌,日不落屋,夜不着床,从没好好地看一看、摸一摸儿子。如今,这个还没见过父亲的,在祖母怀抱里长大的儿子,却无辜地受着这份折磨!怎能不叫做母亲的心如刀绞啊!可是,为了党的机密,为了几十个党员的性命,双华嫂只能紧紧地咬住牙关,痛苦地闭上眼睛:孩子,原谅妈妈吧!妈妈不能做对不起良心的事啊!


母亲的心在发抖!她两眼发直,死死地盯着儿子,盯着儿子慢慢耷拉的头……她没有哭,在敌人面前,她始终没流一滴泪!


精疲力竭的敌人,面对这样一个普通的共产党交通员,已经黔驴技穷了!他们把已经断了气的路生解下,扔在双华嫂面前。


双华嫂面对敌人,露出鄙夷的微笑。她轻轻地从地上抱起心爱的儿子,迈着从容镇定的步子,回牢房去了。


回到牢房,双华嫂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巨大痛苦了。她俯下脸,在儿子的头上脸上、手上脚上亲吻着。她用颤抖的手蘸着水,和着泪,小小心翼翼地揩擦着儿子身上的污垢和血迹。也只有在这时,她才有时间,才有机会去做这一切,去端详着这一张酷似丈夫的脸……


第二天凌晨,披枷带锁的双华嫂紧抱着已经僵硬了的儿子,被敌人押往刑场。


一路上,她大骂不已:“你们以为,天下的共产党员是杀得尽的吗?还是早些为自己买好棺材掘好墓吧!”


胆战心惊的匪首暴跳如雷……随着凄厉的枪声,双华嫂壮烈牺牲了,抱着她心爱的儿子,倒了下去……


村口那棵曾经高悬过烈士首级的老枫树,叶子红得像火!枫树下,双华嫂的墓前,一夜之间,就不知被谁摆满了大盘小碟的供果,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用红枫扎的花圈,她像秋风中的一团火,不屈地燃烧着……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请稍后…

请填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