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秘闻

兴国将军网首页

李克农收到顾顺章叛变的消息,可紧急时刻却联系不到上级,情况万分危急!

来源: 加入时间:2019-08-29 浏览:172

Img408523184.jpg

【导读】1931年,顾顺章的叛变导致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的安全临特别严重的威胁。在中共党史出版社《中共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人李克农》这本书中,详细记述了在那个万分危急的时刻,李克农如何迅速冷静下来,想方设法联系到上级,把顾顺章叛变的消息上报党中央,让党中央机关有时间安全转移。其中的惊险曲折,时隔几十年后读来仍然惊心动魄。


144121132458213706_副本.jpg

▲李克农

1931年4月下旬,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委成员之一的顾顺章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后叛变了。他在被捕前还主持中共中央特科的具体工作,并兼管上海与苏区的交通线。所以他完全了解中共中央的一切机密,特别是中共中央在上海的秘密驻地。

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处境十分危险!

顾顺章叛变的经过有点离奇。1931年4月初,中共中央派顾顺章护送当时共产党领导人张国焘、陈昌浩由上海经武汉去鄂豫皖苏区。4月8日,鄂豫皖苏区派来了交通员带路,抵武汉时,张国焘和陈昌浩随着交通员向目的地出发了。可是顾顺章却借口搞交通线,仍留在武汉不走,以“化广奇”大魔术师的化名,在汉口公开表演大套魔术,并在街头大贴广告,极力招徕。这样一个不寻常的人物在汉口出现,立即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

4月24日,顾顺章终于在汉口的马路上被认识他的叛徒尤崇新发现。尤崇新原是中共湖北省委委员,1930年底被捕叛变,在徐恩曾的特务机关武汉行营侦缉处当侦探。尤崇新在马路上发现顾顺章后,就暗示同行的国民党特务跟踪,一直跟到顾顺章投宿的世界旅馆,立即派人将顾顺章逮捕。

国民党武汉行营侦缉处处长杨庆山、副处长蔡孟坚等在当天就对顾顺章进行审讯,不用动刑,顾顺章立即叛变。

25日清晨,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提审顾顺章。顾顺章供出了共产党武汉交通机关、鄂西联县苏维埃政府及红军二方面军驻武汉办事处。因此,这些机关遭到破坏,十余人被捕。顾顺章还表示他知道共产党中央的全部机密,只有尽快“晋见”蒋介石,才能和盘托出。26日,何成浚派人把顾顺章押上兵舰,离开武汉,奔赴南京。27日上午,顾顺章被兵舰押解到了南京。蔡孟坚已乘飞机到南京,抢先报告顾顺章被捕经过。这时,他就带着顾顺章去见蒋介石。顾顺章供出了共产党中央负责人周恩来、瞿秋白、李维汉、秦邦宪、陈绍禹和向忠发的住址以及共产党中央的办公地点,以此讨好蒋介石,要为国民党反动派立“特等功”。

蒋介石大喜过望,认为共产党的领导这一下全完蛋了。他立即布置了一个企图把在上海的中共中央一网打尽的行动计划,派国民党中组部调査科情报股总干事张冲及党派组组长顾建中率领大批军警特务,由顾顺章亲自带路赶到上海,会同英、法巡捕房执行。

28日早上,在顾顺章的指引下,国民党军警特务的大搜捕开始了。他们逐一搜查共产党中央负责人的住处,但处处扑空。

只有个别电台,来不及通知到,遭到破坏。

叛徒顾顺章及其主子蒋介石对共产党中央进行的闪电式的袭击,可耻地破产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和在汉口的国民党侦缉处副处长蔡孟坚,捕到顾顺章后,竞相邀功,在4月25日分别给徐恩曾、陈立夫打电报,不想电报先落入钱壮飞手中。

25日这天,正是星期六。徐恩曾像往常一样到上海度周末,会他的情妇去了,不在南京特务总部。钱壮飞一如既往,留守在这个特务总部的办公室里。

天黑以后,电台接连收到三封加急电报,报务员将电报送来,钱壮飞一看,是武汉发来的,都是绝密的,而且写明“徐恩曾亲译”。什么事这样紧急?立即引起钱壮飞的注意。

他赶快插上门,取出复制的高级密电码,翻译电文。

这些是何成浚发给徐恩曾转给陈立夫的电报。

第一封电报说:黎明(顾顺章的化名)被捕并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内可以将中共中央机关全部肃清。

第二封电报说:拟用兵舰将黎明解送南京。

第三封电报说:黎明供称,军舰迟缓。请速派飞机来接。

接着又来三封电报,是蔡孟坚发来的,也写明“徐恩曾亲译”。电报内容和前三封电报大致相同,并催促南京国民党总部加速处理。

这时,南京夜晚的天气并不热。但是,钱壮飞在译阅这几封电报时,出了满头冷汗。太紧张了!太出乎意料了!

他虽已估计到是颇为重要的情报,但没有料到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顾顺章叛变。

会不会其中有诈?他也要谨防上当。他希望这是假的。

但是,在第三封电报上还说道,黎明供称,徐恩曾左右有共产党,此消息切不可让他们知道,否则,要把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一网打尽的计划,会完全落空。这明确表明,顾顺章已将他们三人小组出卖,顾顺章被捕叛变已是无情的事实。

中共中央机关处境十分危险,怎么办?

钱壮飞十分紧张,但他极力沉住气。情况非常紧急,必须迅速处理,也必须妥善处理,才能使党中央机关赶在敌人动手之前安全转移。

钱壮飞仔细记下电文后,把原电封好,暂时压下来。然后先开了小汽车回家,把女婿刘杞夫从睡梦中叫醒,叫他连夜乘火车到上海,尽快把这份特别紧急的情报亲手交给舅舅(指李克农)。

为了赶时间,钱壮飞用小汽车送刘杞夫到火车站。在汽车上再三叮咛,如果找不到舅舅,就找你岳母,告诉她,一定要找到舅舅,把这十万火急的消息报告中央。

4月26日早上,刘杞夫到了上海,走出火车站后,立即叫了一辆黄包车,跑过了一条马路又一条马路,终于到达了凤凰旅馆门前。刘杞夫下车后,走进旅馆,向走廊尽头的一间房走去,急促地、又轻轻地敲了房门。

李克农停止了手头的工作,把正在阅读的文件藏起来,就来开门。一看是刘杞夫,就拉他进来。看看走廊里没有别人,才关上门。他问刘杞夫怎么突然来了。原来这家旅馆是李克农的一个秘密工作点,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且要事先约好才去接头的。幸亏这时候李克农未外出。这天是星期日,李克农也不必到办公室去办公,刘杞夫一下就找到了。

刘杞夫赶紧说明情况,李克农这个一向处事沉着的人也吓呆了。顾顺章叛变,共产党中央机关的安全已面临特别严重的威胁。面对这万分危急的形势,李克农很快冷静下来,想到当务之急是赶快把这绝密情报上报党中央,让党中央机关赶快转移。

但事有不巧。这天不是碰头日,中央特科和李克农的联系人欧阳新没有来。真急人!但急也没有用,必须冷静下来想办法,关键是要与党中央联系上。

李克农想到,如果直接找到陈赓,就可与党中央联系上。但陈赓的行踪在哪里呢?也不知道。通过江苏省委可能找到。他是知道江苏省委秘密机关的地址的。就到了江苏省委的交通站,打听陈赓的去向,但是一连去了几个地方都扑了空。

李克农万分焦急。

27日晨,他终于在汽车出租总公司找到了陈赓,找到了救星!

陈赓看到李克农这样急着找他,知道必有急事。就开出一辆出租车,让李克农上车,一边开车,一边问李克农有什么事。李克农说明情况,陈赛也急了。

陈赓很快报告了周恩来。

周恩来获悉警报后,当机立断,迅即通知中央负责人立即搬家,有关人员立刻转移。到这天(27日)傍晚,共产党中央机关和共产党国际机关已全部转移。所有与顾顺章有联系的关系,全部切断。

由于打入国民党特务首脑机关的李克农等三人情报小组及时向共产党报了警,所以,28日早上,国民党军警特务进行的大搜捕落空了。

事变并未结束。国民党特务要利用顾顺章在上海对共产党人,特别是中央负责人继续搜捕。形势很危险!斗争仍很激烈!

共产党中央委托周恩来全权处理这一紧急事变,以便全部粉碎国民党的罪恶阴谋。

周恩来在陈云的协助下,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

—全部改变共产党中央机关的秘密工作方式和工作方法。

—机智果断地处理顾顺章在上海所能利用的全部重要关系。

—对顾顺章的侦察目标,采取进一步安全措施,如让有些人出国,把一些人调离上海,叫一些人停止活动。

—布置从各方面了解国民党特务活动情况,以便进行反击。

李克农的三人情报小组,在撤离敌人的特务首脑机关时,也做了妥善处理。

钱壮飞在25日夜打发他的女婿刘杞夫送走报警情报后,暂时把何成浚和蔡孟坚发来的六份电报全部压下,然后将他平时经手管理的银钱账目清理好,整整齐齐地放在钱柜子里。

26日黎明,钱壮飞通知“民智通讯社”的一位工作人员张先生逃跑。此人与钱壮飞的关系密切,身份会暴露。

27日早上8时许,钱壮飞若无其事地把压放一天两夜的六份电报,放在徐恩曾的办公桌上,然后就赶往南京火车站,乘火车去上海。他在途中还是小心的,提前在上海郊区的真如车站就下了火车,然后辗转进入上海市区。

蒋介石27日在南京召见叛徒顾顺章时,顾顺章供出了共产党中央几位负责人在上海的住址后,还特地说,“徐恩曾公事包经常交给钱壮飞,电报、密件多由钱壮飞先看,千万不能让钱壮飞知道。他如知道,一切都完了”。

钱壮飞到达上海后,陈赓就把他安置在一位朋友的家里,先隐蔽起来。

事变发生时,胡底正在天津。李克农就用“克潮病笃”的暗语给他发了电报,表面的意思是李克农、钱壮飞病重,实际是暗示事情严重,叫他速返上海。胡底立即离开天津来上海。中共上海闸北支部负责人立即把他送到一个白俄家里居住,也隐蔽起来。

刘杞夫在26日找到了李克农,送交了关系共产党中央安危的情报后,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终算放了下来。他相信李克农会有办法的。

刘杞夫完成送情报的任务后,急于回南京,准备把妻子椒椒(即钱壮飞的女儿)和孩子接出来一起逃跑。

刘杞夫是“民智通讯社”的工作人员,钱椒椒在“正元实业社”办的一个电料行工作。他们与钱壮飞的关系是明显的,现在必然要受到牵连。所以李克农对刘杞夫再回南京事,感到很难下决心。但是钱椒椒还在南京,也不安全。李克农十分犹豫,最后还是让刘杞夫回南京去了。

刘杞夫临走时,李克农嘱咐他:“此行可能凶多吉少,遇事要英勇沉着”。果然,刘杞夫和钱椒椒都在南京被捕了。

为了子女等亲戚的安全,钱壮飞离南京之前给徐恩曾写了一封信,劝徐不要陷害他的子女,否则就把徐的所有秘密公之于世。徐恩曾对此有所顾虑,未敢伤害钱椒椒及其丈夫,刘杞夫夫妇被关了三个多月,只承认与钱壮飞的亲属关系,不知道任何政治问题,就被释放了。

作者:开诚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请稍后…

请填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