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风光

中国第二大沙漠,为何是片“绿”沙漠?

来源: 加入时间:2021-01-23 浏览:219

乌尔禾魔鬼城,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上最知名的地方。图/图虫·创意

一说到沙漠,你脑海中浮现出的应是怎样一幅画面?


是一望无际的沙海?是绵延起伏的沙丘?还是铺天盖地的沙尘暴?


但是,位于新疆准噶尔盆地南部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将会颠覆你对于沙漠的一切认知。


01.“活”的沙漠,“死”的沙漠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所处的亚洲腹地,就是一个盛产沙漠和戈壁的地方。除了天山、阿尔泰山几座荒漠湿岛外,大片的土地都深受干旱的困扰。


天山以南的塔里木盆地,孕育出中国第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而天山以北的准噶尔盆地,其南部就被我们今天的主角——中国第二大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所覆盖着。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位置。图/《多彩中国》

准噶尔盆地,虽然四周被高山环抱,但由于西侧的山地有多处缺口,湿润的西风气流和北冰洋气团得以长驱直入,为这里带来了丝丝水汽。相比起塔克拉玛干不足40毫米的年降水量,古尔班通古特100毫米左右的年降水量可谓奢侈。


水汽,将古尔班通古特塑造成一幅你从未见过的模样:一道道带有分枝的黄色条带在褐色的沙漠上蔓延开来,它们有的高达几十米,长度从几十米到数千米不等,从空中望去,就像擎天巨树生长在地下的根系,又如同大地蜿蜒的血脉,这幅景象,让沙漠看起来仿佛“活”了一样。

大地的“血脉”。图/《多彩中国》

这些黄色的条带,名为沙垅,它是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最具代表性的特征,4.88万平方千米的大沙漠,50%以上的面积都是这种风格。在风的作用下,同一片区域的沙垅,都会指向同一个方向。


沙垅也是沙丘的一种,它的形成是苔藓、地衣、藻类等生物的功劳。这些生物在沙漠上形成了一层结皮,覆盖了除沙垅顶部外的所有区域,这让沙垅看起来,就像是受到了挤压,只能在结皮“脆弱”的地方“破土而出”。

落日下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图/视觉中国

在沙垅不同的区域,结皮的种类也有所不同:沙垅周围的褐色的垅间沙地,是主要由苔藓植物构成的苔藓结皮,这种地衣柔韧性强,也最厚;在沙垅的下部,则大多由地衣构成灰黑色的地衣结皮,这种地衣强度较高,但柔韧性差;在沙垅中部的西坡,是灰白色的、脆弱的藻结皮,而东坡则多是藻-地衣混合而成的灰黑色混合结皮。

土壤结皮上的苔藓,此照片并非拍摄于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而是结皮的示意。图/Wikipedia

沙漠上的结皮很薄,它们的厚度从1厘米不到到2厘米多不等,但你可不要小觑这薄薄的一层,人们曾做过实验,在12级大风的冲击下,结皮仍能将沙子牢牢地禁锢在地面上,不会发生扬沙,从这个角度来说,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又是一片“死”的沙漠。


虽然结皮的形成与水汽相关,但这绝不单单是水汽的功劳,否则同样享有100多毫米年降水量的中国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上,为什么就没有沙垅呢?

▲ 巴丹吉林沙漠,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完全是两个模样。图/《多彩中国》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冬季的降水丰富,降雪量可高达300毫米(降雪与降水量的换算为12-15:1),同时,这里的冬季又足够寒冷,在沙丘洼地可以形成稳定的积雪,既能保温,又能保水。


到了4-6月的雨季,这些积雪和雨水共同滋养大地,对植物、藻类、地衣等生物的生长颇为有利,这才塑造出这片罕有的以沙垅为主的“死”沙漠。


02.“黄”的沙漠,“绿”的沙漠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雨季,也是这里的“风季”,此时,参与禁锢沙粒的不仅有结皮,还有独特的短命植物。


短命植物这个名字,来自于它们的“短命”。2个月,就是短命植物完成生长、发育、成熟的全部时间,在沙漠短短的雨季中,每一刻都是它们的生死时速。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上的短命植物顶冰花。图/Wikipedia

每年4月雨季一开始,短命植物就争先恐后地萌发出土,去吮吸大自然馈赠的水分。到了5月中旬,这些短命植物往往已经长到了20厘米之高。此时,沙垅地带有40%以上的面积都被它们所覆盖,而同时期的乔灌木和长营养期的草本植物覆盖率还不足10%,远远望去,“黄”沙漠仿佛一夜之间变为了“绿”沙漠。

“黄”沙漠?“绿”沙漠?图/《多彩中国》

短命植物不仅可以禁锢沙粒,还能保护结皮和大地免受大风侵蚀,避免“风土流失”。研究表明,30%的植被覆盖,就可以大幅减弱风蚀,而40%以上的植被覆盖就可以完全避免风蚀。


6月,短命植物开始走向旅程的终点,它们有的把种子留下,自行枯萎,有的放弃了地上的枝叶,把有限的营养都储存在地下器官中,进入休眠等待来年再战(这种植物被称为类短命植物)。

除了短命植物外,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上的多年生植物其实也很多。图/图虫·创意

进入7月后,短命植物相继消失殆尽,沙漠再次换上“黄”装,只留下梭梭、白梭梭、红柳、胡杨等树木散落垅间,一切都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03.“魔鬼”的沙漠,“天使”的沙漠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独特的气候,不仅造就出沙垅和特有的绿色奇观,还塑造了雅丹:在沙漠西部,狂风如同一把把刻刀,在大地上雕刻出陡峭的土岗丘,这就是我们平时说的“魔鬼城”。

乌尔禾魔鬼城,典型的雅丹地貌。图/图虫·创意

要形成雅丹地貌,有三个因素必不可少。


第一个因素是干旱的盆地或谷地,准噶尔的确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第二个因素是湖相沉积地层,这种地层由细小的泥沙、细砾、沉积黄土组成,比较松软,厚度也较大。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下方是一块古老的陆台,核心岩层距今已有6亿年的历史,上方则是浅海与河湖多年的沉积,是风蚀的绝佳材料。

乌尔禾魔鬼城的风光。图/《多彩中国》

第三个因素,是要有强风和流水的侵蚀。这里流水没有,强风倒是常年不断。干旱的气候、强烈的日照、昼夜的大温差,让沉积地层变得脆弱,风刮走沙粒、碎屑,吹出沟壑,留下大大小小的岗丘,雅丹就诞生了。


20世纪中叶,一个叫乌尔禾的地方的照片开始在国内流传:在没有生机的荒凉原野上,一座座形状怪异的岗丘透露出阵阵肃杀之气,让人心生敬畏,这片地方是维吾尔人口中的“沙依坦克尔西”,也就是魔鬼城,在他们的心里,这里是魔鬼居住的地方。

大美魔鬼城。图/《多彩中国》

大约从那时起,雅丹地貌才逐渐被世人知晓,后来甚至被加入了地理教科书中,乌尔禾魔鬼城也因此成为了最为知名的雅丹(当然也是最典型的)。这座风的杰作,就坐落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西边。


乌尔禾魔鬼城看上去冷漠粗犷,但它其实也有“天使”的一面:这里石油、天然沥青的储量惊人。

魔鬼城外,全是“磕头机”。图/多彩中国

乌尔禾,拥有中国重要的天然沥青矿,这里有7条沥青脉,宽度在1米左右,深10米到数十米,质地十分纯净。


距离魔鬼城不到100千米的地方,就是赫赫有名的克拉玛依大油田,就在几年前,这里还新发现了世界最大的砾岩油田玛湖油田,储量超过10亿吨。其实不光是魔鬼城,整个准噶尔盆地就是个大油田,这里潜在的石油储量,预计要接近百亿吨。

克拉玛依的钻油井。图/图虫·创意

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上,荒凉与富饶就是这样,无声无息地并存着。


参考文献:

《古尔班通古特 树枝状的沙漠》 陈广庭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短命植物分布及其沙面稳定意义》 王雪芹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生物结皮对地表风蚀作用影响的风洞实验》 王雪芹


- END -


文丨张雨晨

封图来源丨《多彩中国》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请稍后…

请填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