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兴国将军网手机版 2019-08-03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李根萍

岁月倏忽,老家的水沙墙,在漫长的时光里层层剥落,我却如一只羽翼丰满的小鸟,抖落一切的束缚,飞出山外好远。可无论飞多远,飞多久,我都无法走出童年的记忆、消逝村庄对我的烙印、忘记山坳口双亲长长送别的目光。

盛夏时节,村里池塘边的一串串趣事,令我终生难忘,魂牵梦绕。

村子名叫夏家源,四面环山,西高东低,从上到下,层层叠叠,排列着五口大小不一的池塘。

雄踞最顶端的那口池塘,名字有点怪,乡亲们称之为小塘尾。生活中一般喜欢由高向低排列,这里可是村之高处,理应称此塘之首。如果从下往上排,它还真是尾巴了,或许当时其名就是这么来的。问及村里上年岁的老人,他们也解释不清楚。不过塘小是事实,我站在塘岸上扎个猛子,几秒钟就能摸到塘的顶头。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小塘尾位于骑山屋的坳口,由此可通往邻村大陂,是两村的咽喉要道,古时的军事要地。或许是数百年前,天空中无意掉下块陨石,砸出个大坑,经勤劳智慧的乡亲们加工修整,便成了一口小池塘。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别看塘小,还是蛮有特点的。塘顶的石缝里,有股清泉汩汩冒出,即使在罕见的干旱天,也从未断流过。乡亲们在此顺水挖下二三米,架上几根木棍,便成了一口井。尽管井水不多,要是在干旱季节,乡亲们饮用水就全只望这里了。我常在凌晨到此来挑水,晚风吹得人困倦,有次躺在井边的草丛里睡着了,是二哥天亮后把我叫醒的。

春天雨水多,两边山上的水咆哮着冲进塘里,一夜间就可将塘灌满。塘里多余的水漫过塘岸,犹如草原上一匹匹无人驯服的野马,向着下游无序地狂奔,稻田里,山路上,菜地里,四处白茫茫一片。塘里的鱼儿喜欢热闹,随水畅游,好奇地看外面的世界,结果好多就搁浅在了路边的草丛里或是菜地的泥沟里。每逢下大雨池塘涨水,孩子们可开心了,提着桶或端着脸盆,四处都能捡到鱼,有时还能捡到二三斤重的草鱼和鲢鱼。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桥的柔波里,我甘做一条水草。”小塘尾因地势高,没任何污染,塘里长着一簇簇柔软的水草。草的四周穿梭着一只只忙碌的虾子。这种虾子对水质要求甚高,尤怕农药。虾子们游累了,玩疯了,就会争相到塘边的草丛里歇下脚,或是打个盹。我每天放学回来路过塘边,喜欢把脚伸入清澈冰凉的水中,饿极了的小鱼小虾会把我的脚误以为美食,用剪刀样的钳子轻轻钳动我的脚趾。而身体柔滑灵活的小毛鱼,则会在我的脚边摇来摆去,它们用这种方式温柔地“抚摸”我,向我问好,和我嬉戏。有的鱼儿甚至钻到我的脚板底下,在脚丫和沙子的衔接处调皮地钻动,钻得我痒痒的,常常伸手就能抓到这些调皮的鱼儿。其实啊,这可是乡村免费的“鱼疗”,人人都可去享受。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小塘尾,小塘尾,塘里虾子最鲜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乡亲们对这口塘亲切的赞美。因为塘里的虾子好吃有名,要是嘴馋了,我就喜欢到塘里去捞虾。找出家里的三角渔网,提上一只水桶,在里面装点水,兴冲冲地来到塘边。盛夏的塘里十分热闹,鱼儿在水中畅游,蜻蜓在水面翱翔,小鸟在树上唱歌。我挽起裤腿轻轻地下到塘里,攥紧渔网向着水草多的地方慢慢移动,每次都能捞到许多乳白色的活蹦乱跳的虾子。出水后的虾子惊恐万分,不知所措,倒入桶中的水里后,很快就安静下来。这种虾子比市场上卖的小虾米稍大一点,回去洗净后,放在炒菜的铁锅里用文火烤一会,立马通体发红,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配上辣椒和大蒜台,用茶油清炒,又甜又香,是下饭的神器,更是家乡有名的土菜,与干塘鱼齐名。有时要想捞到更多的虾,我和二哥还会翻过小塘尾右边的山,山下是个无人居住的冲——泉水冲,冲里的山脚下有口清澈见底的池塘,泉水哗哗流淌,水草茂盛,里面虾子甚多,随便捞几网就有大收获。每次到冲里捞虾,都能捞到大半桶,善良的母亲总是分一些给邻居尝尝。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从小塘尾下来,便是矾水塘。此塘比小塘尾要大两倍,因水中含矾,故得其名。这口塘位于我家的门口,每天都要和它频繁亲近,挑水、洗衣、洗菜,更多是从塘岸上经过去上学。盛夏塘岸边上的草丛里,是各种虫类栖息的好去处。蛐蛐与纺织娘会竞相展开嘹亮的歌喉,尽情表达着属于它们的快乐与幸福。昆虫世界的欢愉,有时真的令人类羡慕。不过草丛里有许多虫子叫不出名字,它们在草丛边行走,往往能听见它们的振翅声,那是它们在歌唱?还是在聚会?乡村处处充满神秘,尤其是昆虫、鸟儿、动物,它们好多东西我们是无法破译的,正如它们无法破译我们人类一样。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月亮从山坳口升起来,村里的池塘宛如披着纱巾的少女,影影绰绰,可能是困倦了,似睡非睡,少了白天的活力和张力。躺在柔软散发着阳光味道和稻草香的床上,矾水塘里总有声音从窗隙中传进来,在我耳边悠悠轻颤,让我充满好奇,产生无穷的联想。盛夏时节,声音每晚不间断,抑或是水鸟,更多的是青蛙,从傍晚一直叫到天明。有人说它这是在求偶,不知疲倦展示自己的歌喉。我却觉得它们是在歌唱,歌唱迷人的晚上,歌唱古老的乡村,歌唱勤劳的乡亲。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夏天的黄昏,我喜欢去矾火塘里看蝌蚪,看它们游泳,看它们发现我时倏地一下惊恐逃散的样子。记忆中,村里池塘里的蝌蚪们喜欢成群而居,黑压压的一团,每只晃动着柔软的尾巴,汇聚在一块,尽情起舞,不知疲倦,也不讲究有无观众,更不在乎评委咋说。不过,总有几只小蝌蚪比较低调,也不好张扬,喜欢躲到幽暗的角落,想着心事,或是生着闷气。

稻花香里说丰年,塘边情趣一串串。矾水塘下面是一片肥沃的稻田,有大小好几丘田。村里一草一木皆是风景,但没有哪一种风景能胜过水稻。稻穗低垂,剑叶高举,如一阙唱入篱落的楚风,灵秀、质朴。连接塘池口有条浅浅的沟壑,像水蛇一般绕过田埂,向下悠悠荡荡,峰回路转,通向村里的第三口池塘——老塘。沟里碧绿的水草下、石缝里居住着许多小鱼和泥鳅,它们偶尔出来散散心,发现危险就会迅速躲了起来,要想逮到它们,可要费一番工夫,要么用渔网“守株待兔”,等待它们再次出来,再将它们捞进网里;要么用泥巴和石块将两头水断开,再将中间的水清干,鱼儿和泥鳅便无处可逃了,统统地请进了我的水桶里。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老塘是村里最大的塘。老塘老矣,历史悠久,有百余年的历史。听父亲说,曾祖父解放前搬到这里居住,就有这口偌大的老塘。据说是张姓地主花钱开挖的,后来几易其主,我家祖上也曾拥有过,不过后来家道中落,当给了别人。老塘大矣,面积比矾水塘大四五倍,我扎好几个猛子都到不了头。只有村里的游泳高手,方能从东游到西,孩子们是不可企及。

霏霏点点回塘雨,双双只只鸳鸯语。灼灼野花香,依依金柳黄。盈盈江上女,两两溪边舞。皎皎绮罗光,青青云粉状。老塘夹在村里的中间,犹如巨大的聚宝盆,更是村里的天然“空调”。右边塘岸边有一排排高大茂盛的樟树,从干枯的树墩推算,每棵树的年轮都有七八十年了,树的根部护佑着古老的塘岸。后来分山到户,生产队解体,樟树多被人砍伐,致使塘岸常常坍塌。左边有棵歪脖子柳树,和樟树差不多的年轮,粗壮光滑的树干成了孩子们的跳水台。我们学电影中潜伏在鬼子驻地的八路军,用柳枝编织个帽子戴在头上,大喝一声:“看我的!”好是威风凛凛,扑通跳进塘里,溅起丈把高的水花,吓得鱼儿四处逃窜。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老塘里一年四季碧蓝如镜,是孩子们垂钓的好地方。那时池塘归生产队管理,钓鱼可不能大张旗鼓,要避开生产队长。盛夏的午间,太阳高悬,队长和大人们都在午休。孩子们早已相互约好,从菜地或沟边挖点蚯蚓,悄悄来到塘边,抛线飞钩,多是钓点长条鱼、鲤鱼或鲫鱼。差不多要出工了,我们就会赶紧回家,因为要是给队长发现了,钓上来的鱼又会被倒进塘里,白白辛苦一中午,还要挨批评。

紧邻老塘便是新塘,仅仅被一条瘦长的塘岸隔开,春季涨水的时候,水漫塘岸,两塘便不分彼此,鱼儿相互串门,宛如村里两个分家的亲兄弟,时分时合,感情甚密。新塘,顾名思义,这口塘是村里新开挖之塘。此塘存不住水,盛夏常常只剩一丁点余水养鱼。村里百余亩稻田需要水灌溉,只好从村外的河里引水进山。在大队干部统一部署下,集全队村民之力,从村外的山腰开出一条水渠,再架了几个渡槽,山山相连,终于将水引进村里,流进了新塘里。新塘的水质一年到头都是浑浊的,记忆中从未到这塘里游过泳,也未钓过鱼。不过夏天老塘向新塘放水时,涵管出水处常有大小鱼儿在此凑热闹,我常在此逮到鱼,有次还逮到过一条大红鲤鱼,足有四斤多。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一雨池塘水面平,淡磨明镜照檐楹。东风忽起垂杨舞,更作荷心万点声。过了新塘,向下沿着弯弯曲曲的水沟,过了几个山坡,来到与邻村结合处,还有村里最后一口塘——泥塘。这口塘远离村庄,地处偏僻的山坡里,很远不见人烟,孩子们从不敢在这口塘游泳,就是塘里死了鱼也不敢轻易下水去捡,主要是出了危险无人施救,因而孩子们对此塘印象不太深。村里上游的水全部汇聚在这里,多了的水就会从塘池口溢出,浩浩荡荡流进村外的河里了。

村庄是人类生命的图腾,简陋却更具内涵和质感,原始却自然真实,贫瘠却纯粹安谧,承载和创造着农业文明史。留恋村庄,不是因为我生长在农村,而是我拥有充实欢乐的童年,那个曾经满身泥巴和草屑,在土地上滚爬摸打、学会面对风雨的童年。想起这些,胸口便涌动幸福与感动。大自然和村庄恩赐我很多,我却把村庄贴心暖肺的关怀与眷恋带进了喧嚣的城市。

乡愁美文:盛夏山村池塘趣事

寄居异乡多年了,如今每当盛夏时节,我常梦见村里的池塘,怀念它的清浅,思念它的给予,爱它像心灵一样清澈而见底;那些乳白色的虾子们,还出没小塘尾低浅的水草中吗?那些小小的鱼儿,还潜藏在水草边的沙石下面吗?梦中不忍张网,徒手悄悄下到沟里捕捉,远远嗅着塘面上吹来的微风,风中有稻香,有炊烟的味道,还有瓜果的香味。梦中听虫鸣,闻鱼跃,不想醒来,任柳树上跳水时稚嫩的喊声在人生长河里久久地回响……

岁月的风,可以吹走故乡的容颜,却吹不走村庄的尊严,吹不走游子浓浓的乡愁!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请稍后…

请填写评论: